法官倾力调解车祸致残纠纷 当事人送锦旗真诚致谢

法官倾力调解车祸致残纠纷

当事人送锦旗真诚致谢

 

车祸无情,人有情。11月2日,原告胡某的妻子将一面“倾力调解负责任,热心为民好法官”的锦旗送到沿滩区人民法院永安法庭,感谢办案法官们妥善调解原告胡某因交通事故受伤产生的侵权赔偿纠纷,有效维护了其合法权益。

事故原委:2019年2月24日,被告王某驾驶的轻型货车与曾某驾驶的搭载郑某及原告胡某的三轮摩托车相会踩刹车时,发生碰撞,并将三轮摩托车挂倒,三轮摩托车在倒地时又与其后方同方向行驶的何某驾驶的小型客车相碰撞,造成曾某、郑某及原告胡某受伤,三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作出认定,被告王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曾某、何某、郑某及原告胡某不承担责任。事故发生后,胡某被送往某医院治疗,后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胡某因颈段脊髓损伤致四肢瘫(肌力1+级)评定为一级伤残,诊疗医院在对胡某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胡某最终的伤残结果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其过错参与度评定为30%。各方就赔偿事宜未协商一致,胡某将事故责任车辆驾驶人王某、车辆所有人曹某、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诊疗医院作为共同被告诉至法院。

审理方案:永安法庭受理该案后,由李培林法官承办,考虑到本案系因当事人在一起交通事故中受伤后,又因诊疗医院诊疗行为过错导致一级伤残,四肢瘫痪,仍急需大笔费用治疗的客观实际情况,承办法官在庭审查明事实、理清法律关系、责任的基础上,确立以调解为主的处理方案,争取让胡某早日获得赔偿,避免陷入漫长的诉累。

第一次调解失败:庭审中,因本案存在交通事故责任和医疗损害责任,各方在残疾赔偿金、护理费计算标准、后续治疗费、并发症防治费是否在本案中主张、诊疗医院的责任比例以及承担责任的范围等焦点问题上争议较大,办案法官组织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充分的举证、质证和辩论,并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但因各方对责任分摊和赔偿金额分歧较大,第一次调解失败。

第二次调解受挫:今年9月,承办法官组织各方再次进行调解,再次详细地向各方释明本案中的法律关系以及保险公司和诊疗医院应当承担的责任比例和责任范围,并提出建议希望被告考虑原告胡某的伤残情况和目前急需诊疗的实际情况,尊重和理解伤者的苦痛,正确行使抗辩权利,尽快达成一致的赔付意见。经过承办法官的一番释法明理,被告方对原告受伤致残均表示遗憾、同情和理解,原、被告双方就原告胡某的总损失金额达成一致意见。但被告曹某、保险公司和诊疗医院在内部责任划分和损失承担范围问题上仍未达成一致意见,第二次调解受挫。第二次调解虽然没有促成原、被告达成一致意见,但是确定了原告的总损失金额,为后面的调解可能奠定了基础。

第三次达成调解:第二次调解后,承办法官了解到,被告各方内部存在较大争议,主要是被告曹某与保险公司的争议,曹某要求其垫付的医药费、护理费等要求在保险公司全额理赔。保险公司与诊疗医院也有争议,诊疗医院认为责任比例30%过高,要求降低,同时对赔付的损失范围也有争议。承办法官经多次与被告各方进行沟通,就各方的责任比例和赔付范围进行讨论,让被告各方正确理解法律关系和法律责任,并积极帮助各方寻找利益的共同点和平衡点,最终促使被告各方内部达成一致意见,打破了阻碍调解的最后一道关口。近日,承办法官再次组织原、被告双方到法庭进行调解,原、被告就被告各方的责任划分以及赔付金额等达成一致意见,原告胡某获得保险公司理赔款29万余元,获得被告某医院赔偿款26万余元,同时被告曹某和保险公司前期垫付的相关费用在本案中也得到一并处理,原、被告均表示满意。至此,这起因交通事故和医院诊疗过错导致一级伤残的侵权赔偿案件得到妥善化解。